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并非只有对抗!看国内外多处垃圾焚烧厂如何与居民和平共处

发布:2016-08-20 14:52      点击:

就像公厕不要建在我家隔壁、垃圾桶不要摆在我家门口,“垃圾焚烧厂请离我家远一点”的“邻避困境”产生了……

公众对建造垃圾焚烧厂的担忧,主要源于对垃圾异味及焚烧产生二噁英、飞灰等污染物的担忧。因此,许多国家和地区开始注重升级垃圾焚烧的技术与硬件,并努力做到信息透明与福利回馈,以求搭建起与周边居民和平共处的桥梁。

qq截图20160818132750_副本.jpg

瑞士图恩:将焚烧厂建在风景区里

 QQ截图20160818164257.jpg 

图恩垃圾焚烧厂,建在瑞士的风景名胜伯尔尼地区。它建成于2004年,目前日处理垃圾400余吨,年处理垃圾超过10万吨,可以服务150多个社区、30多万人。

图恩垃圾焚烧厂产生的电力,几乎占到了图恩市电力供应的1/3,并且它还是一个提供热能的公共设施。由于靠近风景如画的图恩湖,在其建设和运行中特别考虑了“生态安全工程”的概念——不仅能够提供可靠的废物处理,还能最大限度地降低噪音与恶臭污染。

为了避免臭气污染,在垃圾运输环节,图恩垃圾焚烧厂主要使用短距离公路运输,另有约40%的垃圾通过铁路运输到卸料大厅。垃圾焚烧时,助燃空气从垃圾坑和卸载区抽出,由此形成的轻微负压,能够防止臭气逸出。图恩垃圾焚烧厂的烟气净化系统则包含静电除尘器、SCR脱硝系统、烟气余热利用装置、湿式除尘器以及带式除尘器,它们通力合作,使得排放的烟气质量水平好于欧盟标准及瑞士的烟气控制质量标准(LRV)。

焚烧及烟气净化过程中产生的灰渣,会进一步进行利用,分离出废钢、氢氧化锌等有用物质。每年,图恩垃圾焚烧厂回收的金属锌超过720吨,其他黑色金属约有3500吨。

QQ截图20160818133737.jpg

透明设计,有助于消除附近居民对垃圾发电厂的排斥心理。

由于耸立在风景区内,图恩垃圾焚烧厂的高标准不仅体现在焚烧、烟气净化及灰渣利用等技术方面,在建筑外观、结构等方面也堪称完美。它南面采用全玻璃的设计,使得路人或旅游者对焚烧厂的高端处理技术能够一目了然,正所谓“透明源于自信,美丽而不简单”。 

丹麦AMF:炉渣堆成了海鸟的觅食地

QQ截图20160818164354.jpg

  哥本哈根的AMF垃圾焚烧厂,炉渣中的有机物甚至可以为海鸟提供食物。

AMF的运作流程分为七个步骤:垃圾运输和卸载、吊车抓取和投放垃圾、垃圾在熔炉内被焚烧、气锅中的水被加热后形成水蒸气、烟气清洁系统运转、利用热能发电以及进一步处理炉渣。垃圾焚烧后产生的热量,被用来加热水,形成高压水蒸气。利用水蒸气可以发电,还可以供热。

不同的垃圾被焚烧时会产生相异的气体,在此过程中,AMF不会采取特别措施阻止不同气体的产生。但在烟气清洁系统中,会借助石灰浆和活性炭吸附有毒气体,最终使得95%的毒素被清理干净。

从炉渣中,AMF会清理出一些金属,接着再利用。一部分炉渣,可以用到建筑领域。炉渣中的有机物,还可以成为海鸟的食物。

丹麦人对于垃圾发电持达观态度,有些垃圾发电厂直接建在社区当中,这样,焚烧产生的热量就能直接用于住宅供暖。丹麦赫斯霍尔姆业主协会的会长Hans Rast曾表示:“购房者对当地的垃圾电厂基本上没什么意见,较低的取暖费用还是一大优势。”

垃圾电厂的规划者,会小心地将居民交通出行的路线和垃圾运送专线区分开。有些新的焚烧厂还特意建造成雕塑的形状,以更好地妆点环境。

QQ截图20160818132103.jpg

除了AMF垃圾焚烧厂,哥本哈根还在建造一座可以滑雪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它计划于2017年竣工,现在附近很多居民都在关心它什么时候才能建成开业。

瑞典Renova:人们会嫌弃“石油和天然气”吗?

垃圾焚烧,是瑞典进行垃圾处理的主要方式。据统计,瑞典现有32座垃圾焚烧厂。因为有先进的垃圾焚烧技术,瑞典将回收的垃圾转变为能源,每年不仅可为25万户家庭供应电力,还足够为90万户家庭供应暖气。

QQ截图20160818151029.jpg

例如,哥德堡市的Renova 垃圾焚烧厂。它于2009年建成,共有4条焚烧线,年焚烧垃圾可达55万吨,年发电23.5万MWh(大约3/4被输入到公共电网,其余1/4焚烧厂自用),此外,可以为6万个公寓提供辅助加热或热水供应,或为12万个公寓提供用电,这几乎承担了哥德堡市25%的集中供热任务。其产生并能够利用的能量,相当于12万吨的石油或1.2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4吨垃圾等于1吨石油。”瑞典人会告诉你,垃圾就是能源,被丢弃的并不是没有用的东西,而是没有用够的宝贝。几乎在每个住宅区,都可以看到一个“交流废物间”,人们将自己不想用但别人可能会到用的物品,放进这个公用的小屋子,需要的人可以自行取用。而在集中处理这些废弃物时,瑞典也严格遵循4个层次:首先考虑回收再利用;回收有困难的,尝试生物技术处理;生物技术处理不了的,焚烧处理;确实不能焚烧的再掩埋。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瑞典的垃圾处理系统日渐成熟,其垃圾分类和垃圾焚烧技术都很过硬,垃圾焚烧厂也能有效阻止二噁英等逸散到空中。

在瑞典,垃圾焚烧可是个利润丰厚的买卖:垃圾焚烧,会收到一笔垃圾处理费;焚烧发电给民众供电、供热,也是不少的收入。如今,瑞典常为垃圾短缺而“发愁”,其一年从挪威、英国、荷兰等国进口的垃圾就高达200万吨。 

德国Ruhleben:长达半世纪“平静的生活”

QQ截图20160818140750.jpg

德国Ruhleben垃圾焚烧厂 

德国的Ruhleben垃圾焚烧发电厂位于柏林城的西北方向。它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为柏林城的垃圾处理提供了安全保证。德国人以严谨著称,这座垃圾焚烧厂却有着诗意的名字,翻译成中文是“平静的生活”。

Ruhleben每年大约处理生活垃圾53.4万吨,约占柏林市生活垃圾总量的60%。2012年新投入使用的第5条焚烧线,是当时欧盟最大的垃圾焚烧线,总投资约1.5亿欧元,每年能处理30万吨不可回收垃圾。它投产后,Ruhleben能为柏林市5%的人口提供电力供应和集中供热。

对周边居民来说,最关心的当属垃圾焚烧产生的废气和废渣问题。Ruhleben产生的废气都会经过现代化、高效的烟气净化技术进行无害化处理,污染物排放值远低于联邦环境污染法案第17条例规定的限值。其排放的废气指标,也会对民众公布。垃圾焚烧后产生的炉渣,会用作路基或填埋场覆盖层等。从炉渣分离出来的金属,还可以卖给回收公司。

在距离Ruhleben约1.5公里处有家餐馆,老板扎尔茨贝格尔毫不介意自己的餐馆距离垃圾焚烧厂如此之近。他说:“早在上世纪60年代,它就在那里,没有异味,也不会爆炸,没什么好担心的。”扎尔茨贝格尔承认,可能有人对垃圾焚烧持反对态度,但焚烧是个好方法,既能发电又能供暖。由于靠近焚烧厂,当地的供暖费也比别处便宜一些。

QQ截图20160818140631.jpg

德国部分垃圾焚烧厂分布

奥地利施比特劳:让你看不见烟囱冒的烟

QQ截图20160818135912.jpg 

施比特劳垃圾焚烧厂,位于奥地利维也纳市区的多瑙河岸。它于1992年完成了改造,通过采用最新技术和设备,确保焚烧厂在环保和能效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

夏天,焚烧厂经常接到附近居民的电话,问为什么不焚烧垃圾了,因为看不到有烟从烟囱冒出来。焚烧厂解释说,事实上焚烧炉还在正常运转,但排出来的主要是水蒸气——气温高的时候容易蒸发,通常是看不见的。

附近居民很容易直观判断,施比特劳排入大气的废气已经很干净了。但是,对排放物进行严格监管仍是不可或缺的。监管部门和维也纳市政当局会定期对工厂进行检查,包括一年一次必须关闭垃圾焚烧炉的例行检查。另外,检测机构还会对工厂废气净化的各个环节进行排查,并对排放的废气进行有害物质检测。

为了打消垃圾焚烧厂周边居民的疑虑,施比特劳认为,首先要让居民知情,让他们知道垃圾厂不会向空气释放有害气体;其次要让他们亲身感受,用鼻子闻闻看,这是更直观的体验。为此,施比特劳会定期出版自己的报纸,免费发放给周边居民,解释焚烧厂具体在做什么,实施了哪些改造。垃圾厂还会邀请居民实地参观,在参观过程中解答附近居民的疑惑,让居民了解到,在市区运行大型垃圾焚烧厂的积极意义。

日本垃圾焚烧厂:用数字化解市民的担忧 

20世纪末,日本为减少由垃圾焚烧产生的二噁英,在改进垃圾焚烧设施上,下了很大的工夫。

QQ截图20160818135939.jpg

位于大阪的大正垃圾焚烧厂,厂区内巨大的垃圾竖井深达40米、容量8000立方米,可以装入约2400吨垃圾。厂区内并没有令人作呕的异味,因为炉内的高温,异味物质都被分解了。对焚烧产生的粉尘,会用电气集尘器吸附,排气通过洗涤装置洗净,其中的二噁英利用活性炭吸附,再经过过滤式集尘等装置处理,符合安全标准后才能从烟囱排放。可燃垃圾焚烧后最终形成的灰烬只有原来体积的1/20。而收集到的含有二噁英等污染物的粉尘,则利用药物进行无害化处理,与灰烬一起运到大阪湾填埋。

QQ截图20160818164839.jpg

建在人口稠密区的东京北垃圾焚烧厂

在东京,23个区中,大多数区都有一处被称为“清扫工厂”的垃圾焚烧厂,有的区甚至有两座。高大的烟筒就矗立于繁华市中心,与居民区相安无事。以目黑区垃圾焚烧厂为例,附近是很高档的住宅区,工厂高达150米的大烟筒甚至成为了地标建筑。田道小学就紧挨着工厂,家长并不会担心孩子的健康受到影响。在东京都练马区,靠近垃圾焚烧厂的小区,房租丝毫不比其他位置便宜,在焚烧厂附近还建有公园,是游人休憩的地方。

有数据显示,日本是世界上拥有垃圾焚烧厂数量最多的国家。除利用余热提供厂内所需暖气、热水外,日本的垃圾焚烧厂还可以向厂外的游泳池等设施提供温水和热能等。在东京,很多垃圾焚烧厂都设有温水游泳池,以供附近的居民享用。

在信息沟通上,日本的垃圾焚烧厂也会经常向市民开放,让市民了解工厂的工作情况,并培养居民的垃圾分类意识。此外,日本的焚烧厂还会通过面向公众的电子屏幕,实时公布污染物排放数据,用实实在在的数字,化解市民的担忧。

台湾:福利回馈“敦亲睦邻”

“我反对”的“邻避行动”,台湾在30多年前就经历过了。1984年,台北内湖垃圾掩埋场发生了一场大火,从而促成了台湾第一座垃圾焚化厂——内湖焚化厂的兴建。

然而,垃圾焚化技术的成熟需要过程,兴建垃圾焚化厂,开初也遭到了NGO、台湾绿色和平组织和居民的反对。对抗还是疏导?对立还是沟通?政府很快明白了,懒政或是一意孤行都行不通。由此,他们制定了严格环保标准,进行了认真的政策宣导,并建立了回馈机制,推出了“敦亲睦邻”政策。从“对立抗拒”到“和平共处”,事情总归起了变化。

台北的内湖、木栅、北投三座垃圾焚化厂,分别在1991、1994、1999年建成,在厂区或周边,建有网球场、温水游泳池、健身房和图书室等设施,免费或低价供周边居民使用。

QQ截图20160818153233.jpg

台北北投垃圾焚化厂

   北投焚化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文体中心,外部请艺术家来美化,内部甚至设有SPA区水疗按摩池;不仅是北投区,周边的内湖区、南港区、文山区及士林区的区民,都可凭身份证明免费入场。

QQ截图20160818145706.jpg

北投垃圾焚化厂的大烟囱做成了旋转餐厅和观景平台

台南市的垃圾焚化厂,由台湾环保署负责兴建,完成后由台南市环保局管理和营运,这个垃圾焚化厂回馈了一个巨大的休闲设施——水上乐园,占地面积达1600平方米,园内设施有:室内水疗SPA区、药浴温泉区、烤箱蒸气区、亲子戏水区、360度高空滑水道、25米游泳池、50米游泳池,以及户外人工造浪设施等等。类似的“回馈设施”,已成了建设焚化厂的惯例。

QQ截图20160818113751.jpg

更有意思的是,新竹市环保局还真的把全局的办公室都搬到了垃圾焚化厂,目的就是与居民“拉近距离”,让社会消除疑虑。

通过长时间平稳运行、信息公开、邀请参观、欢迎社团监督,台湾的垃圾焚化厂和社区居民建立起了信赖关系。而且,焚化厂每烧1吨垃圾,就要拿出200元新台币,作为给居民的回馈金,用于支持当地建设和民众福利。这就逐渐把“邻避困境”变成了“邻喜效应”。

如今,在台湾的垃圾焚烧厂,你可以举办派对,甚至是一场婚礼……

69371345057494276.jpg

在台湾一家垃圾焚烧厂里举办的婚礼(南方周末汪韬/图)

来源:中国固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