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垃圾处理进入焚烧时代 飞灰怎么办?

发布:2016-08-20 16:33      点击:

在与焚烧有关的讨论和报道中,经常出现一个字母加数字的组合——HW18,它是“飞灰”,位居《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第十八号。飞灰中含有二噁英、可被水浸出较高浓度的Cd(铬)、Pb(铅)、Cu(铜)、Zn(锌)和Cr(镉)、Hg(汞)等多种有害重金属物质和盐类,是垃圾焚烧运行过程中,需要被重点关注的对象。

本文是7月6日由芜湖生态中心和自然之友联合举办的“新标准下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与监管研讨会”中(了解报告精彩内容请点这里:4年,垃圾焚烧厂从122座到231座增长迅猛;仅一季度排放超标数千次),自然之友会员关中发表的《飞灰,垃圾焚烧监管的重中之重》的报告,由小编田倩整理并精选内容编辑成文。

摘要:

一、什么在失控?

生活垃圾焚烧总量、焚烧占垃圾处理的比例、单体焚烧炉焚烧量三个失控的背后,是极大的环境污染和健康隐患。

二、垃圾焚烧产生的各种污染物(烟气、渗滤液、炉渣和飞灰)中,飞灰的处理难度和危害都是最大的,飞灰问题是垃圾焚烧监管的重中之重,却面临三大难题:

总量巨大,无害化处理率不会超过10%;飞灰的处理成本高昂。国内企业往往不进行固化处理就直接填埋,加剧了环境污染风险;飞灰富集了大量重金属与二恶英,污染严重且难以完全控制。

三、飞灰危局出路何在?

加强行政治理、司法治理、推动信息公开、取消垃圾焚烧飞灰的豁免条款。

四、全社会推行垃圾分类和垃圾的资源化回收处理,逐渐扭转垃圾“全烧”的趋势,减少焚烧总量,才能从根本上破解焚烧难题和飞灰危局。

进入2016年,我国生活垃圾处理焚烧总量、焚烧比例和单体焚烧炉焚烧量三重失控。‘

一是焚烧总量失控。

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4月,我国目前筹建、签约、在建和已经投产的垃圾焚烧场共规划处理垃圾每天466955吨,总计每年1.71亿吨,比十二五规划预期的每年1.1211亿吨超出了50%多。

二是焚烧比例失控。

2014年全国653个设市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1.79亿吨,如果不计非城市数据,则截止2015年5月,全国规划焚烧比例已经达到 95.8%(1.71/1.79)。此外,重庆、深圳、杭州等城市的生活垃圾焚烧比率已经接近 100% 。

三是单体焚烧炉焚烧量失控。

北京鲁家山单体综合规划每天焚烧6000吨,深圳东部垃圾焚烧厂规划每天焚烧6000吨,广州萝岗规划每天10000万吨,大大超过标准值最大类别特大类垃圾焚烧厂。

一味依赖垃圾焚烧来应对垃圾围城,不但无法减缓自然资源的损耗,这样的选择背后也隐藏着很大的环境污染和健康的隐患,还有一种“懒惰”的逻辑。更令人担忧的是,类似的逻辑也延伸到了垃圾焚烧的各个环节之中。

二、飞灰处理面临的三大难题

在垃圾焚烧产生的各种污染物(烟气、渗滤液、炉渣和飞灰),飞灰的处理难度和危害都是最大的,飞灰问题是垃圾焚烧监管的重中之重。具体来讲,飞灰处理面临着三大难题。

第一难题:总量巨大,无害化处理率不会超过10%。

垃圾焚烧产生的飞灰总量巨大,我国仅2014年1年就产生了400万吨飞灰。然而,由于缺乏可靠的统计数据,历年来我国垃圾焚烧飞灰真实的无害化处理率不得而知。但是根据清华大学刘建国教授的估算400万吨无害化处理率不会超过10%,这就意味着飞灰已经成为生活垃圾焚烧全过程污染控制和风险管理中最为薄弱的环节。

第二难题:飞灰的处理成本高昂。

安全填埋场投资成本较高,以每吨飞灰的水泥固化500元和正规危废处理场入场费用1500元计算,折合到每吨生活垃圾的处理成本,机械炉排焚烧炉增加约60到100元,流化床焚烧炉增加约200元到300元。要知道,只有高投资高处理费用才能控制焚烧过程的飞灰环境污染。国内企业往往不进行固化处理就直接填埋,加剧了环境污染风险。

从投资金额来比较,上图展示的是国内外典型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及发电厂投资对比,最高的是东京有明投资金额高达472.5万元/吨,其次是德国科隆188.5万元/吨,而中国的深圳清水河和浦东御桥分别是28.9万元/吨和约73万元/吨。

从处理费用来比较,国际上,垃圾焚烧处理费用极其昂贵,高费用保障了焚烧过程污染的可控。每吨垃圾处理费用,世界银行2005年给出的平均数据是150美元(合人民币1041.66元),荷兰是160欧元(合人民币1184元),德国是200欧元(合人民币1480元),而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处理中标价格一般为每吨60元至80元。而且,近年来我国垃圾焚烧处理报价竟然持续走低,2015年6月新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出48元/吨开始,其后垃圾焚烧领域中标价格持续下降。2015年8月安徽蚌埠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6.8元/吨,2015年10月江苏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6.5元/吨,2015年12月浙江绍兴项目以18元/吨的报价再度刷新行业底线。仅仅数月时间,中标最低价从48元/吨骤降至18元/吨,降幅达62%。如此低的处理费用,令人对垃圾焚烧的污染控制效果产生怀疑。

第三难题:飞灰污染严重且难以完全控制。

飞灰富集了大量重金属与二噁英,含有这些高毒性成分的渗滤液浸入土壤和地下水之中,必将对人类和自然环境产生长期危害。

目前我国的飞灰,部分是通过填埋场作为最后的处置单位。

重金属溶于酸,在填埋堆体酸性条件下,重金属会大量浸出,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从表中可以看出铅的浸出浓度超过了固体废物浸出毒性的鉴别标准值,所以,焚烧飞灰作为一种危险固废,必须要进行稳定化处理。

而关于我国飞灰经过稳定化处理后,再填埋的比例不得而知,不会太乐观,这涉及费用问题。

还记得上过的化学课吗?Cr:铬[gè];Zn:锌;Pb:铅;Cu:铜;Cd:镉[gé];Hg:汞[gǒng]……

即使是一些垃圾焚烧处理费用远高于中国的国家,渗漏情况也难以遏制。法国填埋场每平方公里有个203漏洞,意大利有1532个漏洞,美国也有2251个。国际上发达国家尚且如此,国内怎么可能例外?

三、飞灰危局出路何在?

首先,需要加强行政治理。目前,我国已经意识到飞灰的危害性,十三五规划中专门列出单项,要求对危险废物进行摸底调查并进行防治,已经将飞灰归为高毒持久性废物等的综合整治计划中。

其次,司法治理也是缓解飞灰困局的关键所在。最高人民法院刚刚发布的2016年12号文件,明确要求发挥环境资源行政审判监督和预防功能,查处建设项目未评先批、未批先建等违法行为,防止存在重大生态环境风险的项目开工建设。但是目前为止,我国还尚未出现过任何司法介入垃圾焚烧飞灰领域的案例,希望2016年有所突破。

第三是社会治理。非政府组织需要进一步推动信息公开,就飞灰进入填埋场后重金属和二恶英检测展开专项调研。

第四巡视专项治理豁免条款。新的国家危废目录的豁免条款极端不负责任,应向中纪委第六巡视组直接反映,要求取消垃圾焚烧飞灰的豁免条款。

四、垃圾焚烧、飞灰危局与垃圾分类

2000年6月1日住建部在全国8个城市启动垃圾分类,到现在15年了,为何失败?

从《南方周末》2016年6月23日的报道,可以看出焚烧对垃圾分类的影响,“广环投垄断垃圾处理的另一项弊病是,广州缺乏发展垃圾焚烧以外的技术动力。‘潘胜燊和我讨论的终极话题是:为什么要做垃圾分类’林淇说,‘每分出来一吨,他就少一吨焚烧的补贴,就少一吨的收入。”这不仅仅是广州独有,这也是全国各地垃圾垃圾分类迟迟无进展的很重要原因之一。

而另一点也很重要,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除泰国归工业部主管外,生活废弃物的管理职能大都设在单独的环保部或具有环保职能的环保部门。

我国应参照国际惯例,启动住建部职能改革,将生活废弃物管理职能从住建部划转到环保部,以便更加清晰界定生活废弃物污染控制的管理属性。

当下,我国需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各个层面大力推行垃圾分类和垃圾的资源化回收处理,更关键的是要逐渐扭转垃圾“全烧”的趋势,减少焚烧总量,才能从根本上破解焚烧难题和飞灰危局。来源:自然之友